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 登录|注册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 >新闻 >重点新闻推荐
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-女尸现场
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

近日,“单向空间”的创办人之一许知远在“单向街书店”的微信公众平台发出了一封求助信,信中透露,在疫情蔓延的一个月里,在仅剩的4家实体书店里只有一家仍在营业,预计2月份收入将直线下滑80%。此外,电商销售自 1 月以来也几乎腰斩,一半以上的供应商未能开工,所有产品制作项目陷入停滞,因此,单向空间推出众筹续命的会员计划,发起最后的自救行动。

尽管实体书店已饱受网络的冲击,疫情更是给他们雪上加霜,但不少书店仍然在力挽狂澜,为了生存暂且搁置情怀。2月15日,苏州慢书房在公号上发布了一篇很硬气的文章《想弄死我,没那么容易》,创始人鹿茸哥调侃自己被一场疫情逼成了抖音主播,开了个音频节目“羊毛说话”,还办了一场线上沙龙。而在以前,这些都不会是他想做的事情。如今为了慢书房能够活下去,并且活得更好,姑且勉为其难竞做“网红”;同日,广州第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1200bookshop也通过微信公众号中向读者们发出“求救信”。读者可以购买1200bookshop的储值卡、帆布袋文创,或是包含图书和文创的“盲选礼包”;2月16日,青岛不是书店也发布了一篇文章:《79%的独立书店撑不过三个月,我们在努力活下去》,并推出各种各样的套餐、书店空间预约制度、充值送礼活动、“呼朋唤友”希望抱团取暖。

原标题:这一次,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,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

众所周知,卖书是一个薄利的行业,有出版社人士指出,一本书的成本大概在定价的30%左右,定价高于30%的部分由出版社和书店分成。实体书店的拿货价在55折-75折之间。从市场行为上来说,最低的折扣在8折左右,相对来说,是一个能够让出版机构和书店维持盈亏平衡的一个数字。

求助信中写道:“截止到 2 月 24 日,在疫情蔓延的一个月里,单向街书店仅剩的 4 家实体书店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始营业,北京东风店、杭州乐堤港店和秦皇岛阿那亚店全部闭店,北京爱琴海店已于去年年底停业。而大悦城的整体客流量每天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,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 15 本书,其中一半还是爱书如命的同事自己买走的。预计书店 2 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 80% 之多,对这个本来就利润微薄的行业来说,这意味着绝境。”

单向空间实体空间事业发展部总经理武延平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大悦城店是单向空间旗下门店中盈利能力最强的一家,平效可以到1200-1300元左右,而现在全店每天仅有1000元左右的营业额。求助信中也披露,在过去的一个月中,书店已经紧急通过各种线上平台进行储值优惠、在线直播、建群秒杀等促销,但收效甚微,每次推广仅能带来几百元的收入,连值班店员一天的工资都不够。

近半书店撑不过三个月工商信息显示,单向空间成立于2005年底,由媒体人于威、许知远等人联合创办,2014年,曾获挚信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。据了解,从2005年创办至今,单向空间先后进行过两次转型,先后由单一的书店转型成一家文化空间,再转型成为一家线上线下内容生产机构。创始人之一张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希望以书店这个实体撬动文化大市场。

思考书店的存在与转型一家成立了15年,并且已经成为一个大IP的书店,依然无法盈利,这除了与许知远保守的商业态度有关之外,背后更是折射出这个行业的无奈与辛酸。

这次危机,或许也给人们一个重新审视书店的机会。“15年前,我们创办单向街时,就希望它不仅是一家书店,更是一种精神与生活方式。”许知远说。

事实上,以知识分子自居的许知远始终对商业世界若即若离,无论是创办单向街书店,还是做出版物,或是举办文艺沙龙,搞文创设计,他都是一个非典型创业者,对商业逻辑始终持有怀疑的态度。可在当下严峻的形势下,许知远的非典型创业正遭遇一个极大的考验,而与他一起接受挑战的,还有众多游离在生死边缘的实体书店。
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

2月5日,“书店行”对1000余家实体书店问卷调查分析,91.97%的书店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,37.02%的书店的资金储备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月,42.02%的书店撑不到三个月。受疫情影响最大的群体为中小实体书店。

再丰满的理想也拗不过现实的骨感,这一次,许知远也不得不低头了。

推会员计划众筹续命“疫情迟迟没有尽头,书店撑不住了。”如果没有疫情,单向空间将在2020年庆祝它的15周岁生日。可没想到,单向空间会以求助的方式让读者们先助其续命。

基于这种惨淡的业绩,单向空间推出了这次会员计划,读者可通过微信小程序参与50元、200元、600元、2000元和8000元不同额度的助力。单向空间方面还表示,每一笔助力金都会换算成更高价值的储值卡回馈给会员,这些储值卡在线上电商和线下实体书店通用,可以用来买书、买咖啡和其他文创产品。具体来看,除50元档位仅回赠一本单向历外,其他档位均提供了储值卡返现和出版物,8000元的档位还增加了一个2020年单读荣誉出版人计划,而这一计划在网店中购买则需要4800元。

但很显然,当前这种综合化的经营模式已经相当白热化,疫情或许给书店主们一个思考转型的契机,究竟如何才能使书店这一实体既承载无处安放的情怀,又能传达出丰富的内容,还能遵循传统的商业逻辑,为自己创造生存空间。

15年来,单向街书店也曾遇到过一次经营危机,其在圆明园附近院落里开的第一家门店在2012年遭到房租涨价而被迫搬迁,后来受到蓝色港湾的邀请进驻其内,也是这一次搬家,让单向街从一个偏僻的乌托邦,融入商业洪流中,被更多的人认识,此后举办的每一场沙龙,几乎每场爆满。据了解,单向街书店目前每年的人流量已经超过50万,单向空间线下活动场次也超过500次,并因此在线上汇聚了2000万的累计用户。

实际上,疫情只是加速了实体书店的消亡。《2019~2020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》数据显示,目前中国实体书店数量超7万家,仅2019年就关闭了500多家书店。而《2019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》则显示,网店图书零售规模同比增长24.9%,规模达715.1亿元;实体书店则继续呈现负增长,同比下降4.24%,规模为307.6亿元。

在被市场挤压下,近年不少实体书店开始走向了综合化的经营之路,即图书+餐饮+文创商品相结合,而有些书店则通过频繁举办沙龙、讲座,来拉动餐饮和酒水的消费,从而弥补图书销售的寡淡。尽管目前市面上出现了许多“最美书店”,但大多成为网红打卡地,看书两分钟,拍照两小时,喝杯饮料便匆匆离开了,对购买书籍的欲望并不高。

武延平表示,对扛过这次疫情有信心,即使真的抗不过去了,破产清算,也会把承诺的产品给到大家,把该退的钱退给大家。

如今单向空间已不再局限于一家书店,其涵盖了新媒体平台“微在”、“单系列”产品(由“单谈”沙龙品牌、“单读”出版物、“单厨”餐饮品牌、“单选”原创设计品牌四部分组成)和视频产品Youngthinkers这三条产品线。有评论指出,因为产品过于小众,且拒绝大规模的商业化,成立15年的单向空间始终没能盈利。许知远也曾透露,制作最被大众熟知的文化访谈节目《十三邀》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养活公司。

责任编辑: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版权与免责声明

凡本网注明“X月X日讯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授权咨询:0392-3201587

客服电话:0392-3313875 投稿箱: 2315789961@qq.com

这一次 许知远低头了: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 单向街书店求众筹续命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hebi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X关闭
X关闭
友情链接: